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清零不是德国的目标,减损才是

王竞德国记疫|清零不是德国的目标,减损才是

汉堡时间 5月15日

刚洗完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就被当头浇一瓢冰水,反反复复,热水洗完洗冷水,这就是我每天读德国疫情新闻的感受。日子真不好过。坏消息刚被好消息赶走,好消息又被坏消息冲淡。今天的好消息是,德国七个疫苗项目中,最有“夺冠”希望的curevac效果极好,6月就要上临床试验了。坏消息是,世卫组织官员说,新冠可能步艾滋病毒的后尘,成为地球上的长居客。

老朋友思薇雅给我寄来一封邮件,让我实实在在地高兴了半天。思薇雅七十多岁了,还在经营自己的税务咨询事务所。她跟她的助理错峰上班,助理上到中午一点,思薇雅一点一刻进办公室,俩人互不相见。客户把税务材料邮寄到她的事务所,还可以给她打电话,但谁都不许登门。70多岁属于高危人群,思薇雅住在同城的儿子替她购物,她把自己的活动范围缩小到家、花园和办公室三个空间里,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思薇雅还有一个姨妈住在老人院里。疫情发生前的每个周末,思薇雅都要板上钉钉地去看望姨妈,两个人互为寄托。从3月14日开始到现在,老人院实施封闭式管理,探望被停掉了。思薇雅写到:

“4月8日是我姨妈赫尔佳的95岁生日,她得到的生日礼物是新冠病毒。在她生日那天,她被她的护理员传染上了。她属于无症状病人。今天做的最后一次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医生宣布她痊愈,重获健康。我们很快又可以见面了。”

思薇雅是个真诚理性的人,交往中不怎么表达丰富的感情。她的这封信里连一个感叹号都没用,可我能读出她巨大的喜悦。1925年4月出生的赫尔佳该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人。他们这一代人经历了20年代的德国经济大萧条、纳粹统治、二战、战后艰苦的重建,到了晚年还逃不过新冠病毒。一个95岁的老人在孤独和封锁中独自战胜了病毒,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我们有什么理由任自己在漫长的疫情中变得心理脆弱呢?

从3月16日实施全面停摆,到4月20日默克尔按下第一个启动键,再到5月4日德国做出第二次“松绑”,政治界、经济界、医学界、知识界以及民间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有人说松绑得太早了,应该等R0值降到0.3再放松管制,4月20日德国实现的R0值是0.65,也就是说100个感染了的人会再传染给65个人。有人说,松得太晚了,甚至根本就不应该实施管制,因为停摆扼杀了经济,从而扼杀了更多人的生存权利。

传染病学中有个“大锤子和跳舞”的说法。当病毒传播猖獗,变得无法控制的时候,就要挥起大锤子一锤砸下去,这就是3月16日的社会全面停摆。当病毒传播变得可控,就要平衡防疫与社会经济生活损失的关系,开始“与病毒共舞”。R0值就是德国和病毒跳舞时拿在手里的“遥控器”。1是一道危险的边界。病毒学家多士顿说,如果R0值超过1,达到1.3甚至1.5,防疫工作就会失控,局面将变得不可收拾,大锤子就要再砸下去。R0值保持在1,病毒的传播速度和范围就会持恒,没完没了下去。等R0值达到0.3,病毒就只有两到三周的传播时间,疫情就基本走向尾声了。(参见4月29日《新冠从灾难片变成了文艺片》)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要,要达到R0值0.3,没有全面停摆的大力度是极难实现的。

鉴于默克尔抗疫政策的松紧,一方面基于病毒学家和传染病学家的科研支撑,另一方面考虑了经济学家和经济界游说人士的呼声,在浩荡的舆论声势中,病毒防控和经济运行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人,病毒学家好像成了那个挥舞大锤子的人,而经济界就是那个想跳舞的人。喋喋不休的争论把德国的社会舆论分裂成简单的二元对立,非此即彼。

就在这片喧嚣的背后,有两个德国顶级的研究机构开展了一场跨界联合研究,题为“健康与经济的共同利益——抑制新冠大流行的抗疫方案算法”。从生命科学领域参与这项研究的是大名鼎鼎的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Helmholtz-Zentrum für Infektionsforschung),从经济学领域与之联手的是国际著名的慕尼黑莱布尼兹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他们昨天公布了该项研究结果。

(慕尼黑莱布尼兹经济研究所 。图片来自网络)

 

(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图片来自网络)

他们用4月20日的德国现状为出发点,用模拟模型计算了几种不同的抗疫方案。比如,一种模拟方案是,如果4月20日默克尔没有点启动键,德国继续全社会停摆,直至R0值降到0.3。另一种模拟方案为,德国从4月20日开始逐步松绑,而且R0值始终保持在0.75,直至2021年夏天,这是预计疫苗上市的日期。在这两种不同的抗疫方案中,德国的经济损失分别会到何种程度?经济要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状态分别需要多长时间?

这项前所未有的跨界研究得出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结论:如果争取在短时间内把病毒防控到几乎斩尽杀绝的程度,然后再启动经济,这未必对经济有利。因为全面停摆的时间肯定短于长期抗疫的方案选择,但是经济仍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很多行业和企业甚至会受到致命的打击无法恢复,经济须从一个很低的谷底向上攀爬,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在长期抗疫的模拟方案中,虽然耗时很长,一直到2021年夏天,德国还会每天新增1000人左右的感染量,但是通过“共舞”,有弹性地恢复经济运行,经济受损反而相对小,恢复到疫前水平的速度也相对快。

这项研究的专家强调,鉴于模拟模型的参数化存在不确定性,不建议人们对其研究结果进行直接和狭义的定量解释。但是,从经济上逐步取消限制、从健康政策上逐步放松管制,把R0值控制在1以下,做好每天都有一定量的新增感染人数的应对措施,直到疫苗上市,这是一条可行的中庸之道。

这个研究结果的意义不在于它提供了哪些假设值来进行计算。它的意义在于,通过经济学和传染病学的跨界研究,德国在抗疫和经济之间找到了一条“黄金路线”。这项研究证明了有这样一条“黄金路线”的存在,在疫苗出现前、病毒不可能被消灭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可以使用科学的方法,让人类健康和经济发展携手同行。用中国的思维来说就是,在抗疫中存在着一条“中庸之道”。
清零不是德国的目标,用与病毒共舞来减损才是,既减少经济损失,也减少感染和死亡人数。

德国昨天公布的R0值为0.81,比4月20日解封时刻的0.65高出一些,这就是解封的代价吧,但可喜的是低于1。我们都快变成数学家了。

  附:“健康与经济的共同利益——抑制新冠大流行的抗疫方案算法”德文原文网址 

      【更多阅读】王竞专栏|埃贡·西勒:“战争结束了,我也要走了”



推荐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