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能讲“第二波”是一种资格

王竞德国记疫|能讲“第二波”是一种资格

汉堡时间:728

 

德国的地区小报都活得挺好,没听说他们有大报的那种纸媒生存危机感。小报的杀手锏是他们的讣告版面。读者不仅可以从这里获悉哪位熟人去世了,还能读到葬礼的时间和地点,即使没有收到参加葬礼的邀请函,每个人都可以前往。在德国的传统里,诀别既是私人的,又是公开的活动。

 

因此,一场葬礼成为新冠病毒传播的热灶,就不足为奇了。这是德国这两天铺天盖地的一条新闻。据当地卫生部门称,陆陆续续来参加这场葬礼的应该有一百多人,但是因为没有安排签到,卫生部门还一时无法追踪所有到场者,目前已经检测出了58名感染者,感染人数估计还会上升。逝者会做何想?他的身后事居然还引起了这样一场人间轰动。

 

这两天的另一个热灶是南德的一家大型蔬菜农场。有174名摘黄瓜的东欧临时工被确诊感染。我第一次看到,黄瓜是由工人们肩并肩,趴在一张大通铺式的棚子上被摘下来的。整个菜园里有四百多名工人干活,现在全部被隔离了。黄瓜怎么办?

 

 

 摘黄瓜的农场工人   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德国那家最大的肉联厂Tönnis的感染事件,调查结果现在公布了出来。唯一出人意料的结论是,被批评得最狠的拥挤的集体宿舍反而可以忽略不计。那些为劳工维权的人士稍微安静了一下。根据科学家的跟踪分析,发现有一个超级传播者,此人能把病毒传染给离他八米远的同事。分割车间里的10度恒温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另一个“作案者”是空调。肉联厂车间里的空调不是把新鲜空气交换进来,而是只负责搅动室内的空气不断自我循环,无异于帮助病毒四处飘扬。这个结果公布后,德国众多肉联厂首先要改革的,就不是工人的集体宿舍了,而是要更换空调。此外,科学家们还界定了一个重要的事发因素:分割车间里的工人都是重体力劳动者,体力消耗大,伴随激烈的呼吸。

 

这些研究结果有普遍推广的价值吗?北京的新发地和大连湾水产集散中心,跟德国肉联厂的这种冷湿密封环境有类似性吗?科学家们还在研究。他们变得比开始时慎重多了,谁都不愿意下个结论,以免日后被纠正或推翻。其实科学研究本来就是一个发现、验证、再纠错、再发现的过程,但是,新冠病毒已经吃掉了地球人的耐心,大家对科学这件事和干这件事的科学家都蛮不讲理起来。包括德国的几位著名病毒学家都被网暴过,连媒体都忍不住要刺他们,说“上回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病毒学家则必须为自己辩护:上回还没有拿到这个最新实验结果啊!

 

我们身处一个过程中,还远没有到达终点,因此也没有最终结论。一切关于病毒的说法,都是可以被修正的,被修正后的说法又可以继续被修正,比如气溶胶。刚发现它时,人人变得恐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是我们对它的认识。后来,它被证明,传播病毒的作用十分有限,我们才踏实下来,可现在又有科学家站出来说,气溶胶被错误地忽视了。

 

今天早晨,我想起毛主席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叫《论持久战》。无论敌人是病毒还是其他人类,也无论这篇文章给出了什么对策,我都觉得这个题目是当前最有劲道的题目。除了先知先觉者外,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和领导人终于逐渐明白过来,病毒把全人类困在了一场持久战里,谁也别想速战速决,谁也当不了孤胆英雄。

 

我是怎么想起一篇自己从来没读过的文章的题目呢?是因为七月就要走向尾声了,夏天依然盛大,本来是个度假、寻欢和热热闹闹的季节,可是,事态已经急转直下。还没等到谈虎色变的秋冬季,疫情就已经猛扑回来了。美国在过去的两周内新增了一百万新冠病例,而抗疫相当模范的德国,在过去的一周内激增了3786例。除了前面说的各种局部爆发,从高风险国家如土耳其和西班牙度假回来的游客,也捎回了部分病毒。

 

德国的卫健委 科赫研究所今天宣布,德国的疫情正在朝不可控方向发展,主要原因是,德国人放松了警惕,从心理上蔑视了病毒的风险。疫情会不会发生第二波,其实是掌握在我们每个人自己手里的。苦口婆心一番后,科赫研究所的主任轻轻地说,“我真的很担心。”他的一张苦脸出现在德国所有的新闻头条上。

 

唉,其实能讲“第二波”是一种资格。有人今天祝贺了特朗普,因为在他领导下,美国的疫情终于连着几天稳定在日增6.6万例这个水平上了。特朗普就说不出“第二波”这个词。从开始到现在,他还一直游在一个从来没被平息下来的大浪头里。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