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虚伪的夏天,只有疫情真实

王竞德国记疫|虚伪的夏天,只有疫情真实

  汉堡时间:7月22日

 

  疫情笼罩下的夏天显得很虚伪,表面上一派热气腾腾,可热气下面是冰冷的危机。两千多年前的诗句“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真像是专门为这个庚子之夏吟唱的。每个人、每个国家最近都心事重重。

 

  今早起来发现,德国各频道都发的一条新闻是,美国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警告美国不要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本来已经在恶化的中美关系隔夜又升级了。我在网上点开几张邓小平1979年访美的照片,四十年前的那次出访被称为中美关系的破冰之旅。我觉得照得最生动的,不是跟卡特握手或向美国人民挥手,而是他戴上牛仔帽的神气模样。大国关系有时就像男女关系。我们每人几乎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参加完友人甜蜜的婚礼,日后又要在他们离婚时尴尬站队,破镜重圆后我们又得拿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派头。

 

(1979年邓小平访美 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欧洲自己的新闻,今天大都围绕欧盟27国谈成的7500亿欧元复苏资金,谈成的分配是,3900亿欧元将以援助形式发放,3600亿欧元以贷款形式发放,以帮助受冲击的国家和产业复苏。至于援助款怎么发和怎么监督合理使用,贷款怎么发和何时偿还,都没有具体下文。7500亿欧元相当于六万亿人民币。数字一大,我就变得无感了,不知道扛上一个如此巨大债务的欧盟,它的未来是喜是忧。

 

  尤其是为了在这项复苏计划上达成共识,欧盟27国首脑整整吵了四天四夜,创下了一个欧盟吵架最长时段。好的是,盟丑外扬,为什么吵、吵什么几乎都得到实时报道,谁恨谁,谁跟谁抱团,谁想得到什么,谁不想让谁得到什么,都透明化了。糟的是,欧盟的分裂和各国的自私至此终于暴露无遗。小国跟大国斗,西欧跟东欧斗,南欧跟北欧斗,最后斗出来的结果,是一个典型的欧盟结果,即充满妥协性,又充满模糊性,以至每位首脑都能挺直腰板,回家向自己的国民宣布:我为咱家争取到了最佳条件,咱没吃亏,咱赢了!这里只有一个输家,也许是欧盟自身。

 

  看不清未来,只好抬头望天。7月23日将是NEOWISE彗星离地球最近的日子,而且裸眼就能看到,如果正好没碰上满天云层,或是能找到一个灯火阑珊处。早在《战国策》里,古人就把彗星迷信成灾星。但是,我们都是去过天文馆的孩子,又通过科幻文学熏陶了一颗向往宇宙的心。也许此时此刻,只有NEOWISE彗星能治愈一下我们被疫情和政治绷紧的神经。

 

 今年3月才被发现的NEOWISE彗星会在7月23日这天离地球最近

 

  在全球疫情严重爆发的3月下旬,这颗彗星才被NASA重新激活的广域红外线巡天探测卫星发现,之前人类都不知道它的存在。NEOWISE绕太阳旋转一周需要4420年,而跟地球亲近的时刻就更稀少了,平均每5000-7000年才有一次。上一次它跟地球近到我们能肉眼看见它的时候,人类还处于新石器时期,现在我们都快5G了。在7月23日周四这天,它将处于离我们有史以来最近的位置。这有多近呢?科学家说,近到离地球表面只有1.03亿公里。我松了一口气,这的确比7500亿欧元这样的数字渺小多了,以至我都可以接受。

 

  从小到大,每次从天文馆走出来,我的第一感觉都是,周围的世界变得陌生而无意义。跟浩瀚的宇宙相比,我们人类、地球和心里的烦忧都算哪门子事儿呢?一般要在大街上溜达一刻钟到20分钟以后,熟悉的世界才会带着它正常的分量回到我身边,与此同时,宇宙无声地退回几年才进去一次的天文馆。

 

  现在是疫情期间,天文馆进不去了,其他的公共空间如电影院、博物馆、图书馆也被划为尽量少去的地方。别忘了找一个空旷偏黑的地方,在午夜时分瞭望东北天空,那里有一颗NEOWISE彗星在注视咱们。下次再见就要在七千年后了,病毒肯定不复存在,人类可还安好? 

 

 

 

 

 



推荐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