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K值:病毒研究传来一个好消息

王竞德国记疫|K值:病毒研究传来一个好消息

 汉堡时间  530

 

马斯克的SpaceX载人龙飞船发射成功、飞向太空了。中国的一些网民看到飞龙二字后,不知怎的产生了认知偏差,把马斯克的载人龙当成了咱们的龙,结果网上出现了一阵短暂的爱国迷狂。这也不要紧,毕竟五月走到了终点,炎炎夏季把人们变得热切起来,哪怕是误差性的热切。我倒是希望,马斯克的宇宙飞船能把新冠病毒带走,让它们彻底挣脱地球,在宇宙里终生流浪。这样一来,我们地球人才能继续过上自己错误百出可是有滋有味的小日子。

 

各国的科学家在跟新冠病毒交战四个月后,终于前后脚弥补了一项研究漏洞,掌握了病毒的一个关键特性。根据这项新认知,德国将很快调整策略,增加抗疫的精准性。权威病毒学家多士顿甚至说,他一直担心的秋冬季第二波疫情大爆发,看来可以避免了。

 

这项新发现用大白话说,就是新冠病毒在人传人方面非常偏斜,大部分人即使自己被传染了,也并不传染给其他人或只有很微弱的传染而少数感染者却拥有“超级传染”功能,一个人就能传染给许多人。测量这种传染不均衡性的值叫K值。我们现在都知道有个R0值,体现的是一个感染者理论上能传染给几个人。如果不进行任何干预,新冠病毒本身的再传染性R03,也就是一个被感染者能传染给三个人。通过管控干预,如社会停摆、社交距离、口罩、洗手消毒等措施,德国在四月下旬结束全面停摆前把R0降到了0.65,然后从这个基础出发,一步步解封,把抗疫目标定在了R01。只要不超过1,也就是传染速度和几率不超过一个人传给一个人,德国的医疗资源和社会经济运转就都扛得住吃得消。从那时起到今天,德国每天都报告几百例新增感染,R00.71之间来回浮动,民众渐渐变得无感了。在没有疫苗的日子里,我们只好就这么与狼共舞。

 

(图片源自网络)

 

然而K值的出现,打破了目前这种抱住R01的抗疫方针。K值体现的是对中间值的偏离程度。K值的最大数为1,也就是说,如果新冠病毒的R03K值是1,这个病毒的实际传播就永远是一个人传染三个人。如果我们通过人工干预把R0控制为1K值还是1,那么病毒就是一个人传染给下一个人,永远这么继续下去。K值越小,意味着对R0的偏离程度越高。也就是说,K值越小的病毒,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气越大,它的大部分感染者并不传染或只极少地传染他人,有个别感染者却能传染很多人。 一个在传染性上偏差比例很大的病毒,反而是一个比较容易防控的病毒。

 

SARS2003年的夏天神奇消失后,科学家们建立数学模型,跟踪计算了它的K值,得出的结论为0.16。这是一个出奇低的K值,意味着73%SARS患者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传染到,而6%的患者却每人传染了至少8个人。那么,理论上只要把这少数的人控制隔离起来,病毒的传播就能很快被终止。科学家们今天猜测,K值超低可能是SARS突然终止的一个重要原因。与之相反的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它的K值高到几乎是1。西班牙流感发生了几大波传播,而且传染期长到两年,这跟它均衡地人传人很有关系。科学家们目前测出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K值为0.25

 

那么,新冠病毒的K值是多少呢?还不知道。各国科学家还在喋喋不休地争论,因为各项研究采集的数据基础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也十分不同。比如,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梁卓伟团队得出的结论为0.45,颇令人沮丧,而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病医学院推算出的乐观结论为0.1,与SARS相近。最近,关于新冠病毒K值的研究报告出来得比较多,科学家们至少达成了以下两条共识: 第一,新冠病毒的K值应该比SARS高,因此防控的难度要高于SARS。第二,新冠病毒的K值要比科学界在一月份做出的估算低,因此,全球在抗疫的方针上应该有捷径可寻。

 

实际上,在新冠病毒刚出现的早期,鉴于它是SARS的亲戚,各国科学家们自然而然地拿SARS跟它对标,很快发现了两者迥异的感染区域。SARS的感染发生在肺部,病毒必须进入一个人的肺部才能使之感染,这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而新冠病毒的感染发生在咽喉,病毒只要附着到了一个人的咽喉部位,就能迅速繁殖,令其感染。科学家们都被新冠的超级传染性惊着了,甚至没有对它立即进行K值研究,而是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么强的传染性,该病毒在传播上一定非常均衡,每个被感染的人都会传染其他人。现在的新发现却揭示出,其实大部分的感染是由少数感染者引起的。

 

载人龙飞船上天前,马斯克在推特上号召大家:“睁开你的双眼,直望天空”。幸好我们的病毒科学家没有望天,还是紧盯着显微镜,发现了他们之前遗漏掉的一项重要病毒信息。接下来的抗疫措施将随之改变。

 

 

 



推荐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