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抗疫抗出阴谋论

王竞德国记疫|抗疫抗出阴谋论

汉堡时间   5月27日
 
近一段时间每逢周末,德国的几个大城市里都有人上街示威。人员比较杂,有右翼极端分子和普通民众,有阴谋论的信奉者和环保主义人士。他们动机不同,但诉求有重合,总之都反对政府的抗疫管控措施,认为政府和专家故意夸大了病毒的危害性和疫情的严重性,借此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等等。有人讥讽道,主要还是德国的抗疫成绩太好了,要是也像意大利早期那样失控,你看看谁上街?
 
媒体不改他们追逐丑闻的倾向,一有人上街就跟踪报道。像社会学家卢曼早在1995年指出的,我们认知这个世界的方式越来越二手化,与我们个人的直接经验相比,我们更多地是依赖大众传媒去看待我们的社会。媒体的头条出现示威字眼的频率一增多,读者就容易误认为反管控成了社会主流。幸好,媒体又及时公布了民意调查结果,认同政府管控措施的人占德国总人口的66%, 批评政府管控不够严厉的占15%,支持管控的民意加起来已经超过80%,抗疫的反对者只占17%。
 
反对者中有不少相信阴谋论的人。本来我没怎么在意,哪个国家都有脑子进水的人,而且进去的水是很难倒出来的,不理会最好。然而,德国媒体最近全方位地掀起了一个批判阴谋论的大潮,还没等我回过味来,阴谋论就已经到了我身边。
 
街坊里有一对中年夫妇,每次碰上了都要家长里短聊几句,很有亲和力。最近他家孩子的学校复课了,学校组织以班集体为单位做核酸检测,但是他们却坚决反对自己的孩子参加检测,因为这是比尔盖茨设计的阴谋,千万不能让孩子受害。远在加拿大的一位德国移民,每年跟我们家通信和互访,友谊都保持十几年了,他最近给我们发来比尔盖茨想陷害全人类的“证据”,好心地提醒我们要对德国政府提高警惕。我们把专家对病毒的研究、世界各国的实时动态发给他,告诉他不要相信假信息,他却发来更多的“证据”来论证,是我们已经深陷一个巨大的谎言里,只有他和少数人获知了真相,所以请我们切切要清醒过来。
 
本来挺正常的人,怎么突然变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被病毒感染了还可以进行隔离或送往医院,被阴谋论俘虏的熟人就变得很不好办了。也许病毒对人类的另一项攻击是失心疯?
 
很多人跟我一样,以为阴谋论属于前现代的东西,早就退出了当代社会的主流。尤其在欧洲,二战后在全社会长期开展了整肃污名化行动,理性得以重回社会主体。但是,德国的阴谋论权威研究学者米歇尔·布特尔(Michael Butter)告诉我们,阴谋论从来就没有消失过,疫情也并没有助长阴谋论的流行,从古罗马起就诞生了的阴谋论只不过在疫情的虎皮大旗下变得让人更有感了。阴谋论可能是人类历史最古老的叙事之一,新冠疫情中的阴谋论只是这个叙事体中的一个新篇章。欧洲历史上的阴谋论以弱者和边缘者为主攻对象,比如妇女被当成巫婆烧死,犹太人被当成往井里投毒的坏人遭到迫害。今天的阴谋论则改为攻击社会精英和成功人士。
 
布特尔是欧盟研究项目《阴谋论比较分析》的负责人。在他的带领下,来自40个国家的160位专家组成规模浩大的团队,携手研究人类历史和当前的阴谋论问题。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实,竟然是欧洲的思想启蒙运动为阴谋论提供了理论根基,根据布特尔的说法,启蒙运动强调世间一切皆有因果关系,认为人的所有行动都有意图在后面支撑。阴谋论就是从这里找到了它的安身立命之所。阴谋论之所以能流行,能俘获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其中一个强项就是它的貌似“以理服人”的论证性。发生了这种事情,到底对谁有利?由此抓出一个理想的罪人,为他设计出一条看似逻辑推理严密、因果关系清晰的证据链。但是这些所谓的证据都是建立在所谓的因果关系上,在现实中无法提供任何实证。
 
-比尔盖茨为什么发明了新冠病毒?为了他的基金会打算在全球150个国家强制推行他研发的疫苗,好赚取比微软软件更多的钱。
-他不是很有钱吗?越有钱的人越贪得无厌。
-为什么是比尔盖茨,而不是别的富人发明了病毒攻击人类?他从五年前就开始就到处宣讲病毒的危害,他不可能先知先觉,一切都是他阴谋策划的。
 
(2015年比尔盖茨在TED演讲,预言了病毒将在不久的未来危险全人类。图片来自网络。)
 
阴谋论的一个典型构想就是,有一小搓人躲在暗处,为了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制造出一场灾难,把整个人类推到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恐惧中去。阴谋论对解决恐惧的办法是找替罪羊,把恐惧具象化,找到一个人一张脸,指证就是他。可怜的比尔盖茨就成了这张最理想的脸。
 
我看了油管上比尔盖茨在2015年4月的TED演讲视频。在我之前,全世界已经有2900万人点击过这条视频了。他穿着一件淡粉色的毛衣出场,神情很严肃。他身后那块巨型屏幕,先是打出一个金属桶。那里面装的是食物和水。这个桶在我们眼里是个怪物,但是对在冷战中度过青春的比尔盖茨一代人,这是一个很有刺激性的象征物,勾起他们对可能爆发的核战争的恐惧。如果有人投下原子弹,人类的逃生方式就是躲到防空洞里抱着这个桶争取生存下去。但核战争不是比尔盖茨这次想讲的内容,因为他认为,当今有比核战争对人类更大、更真实和更迫近的威胁,而我们,无论是政治家、科学家、企业家还是普通民众,都对此统统没有做好准备。这个威胁就是病毒。他吐出病毒这个词的发音时,他身后的巨型屏幕随之起了变化。我一时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金属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现在天天在各种屏幕看到的新冠病毒的图像。
 
他在五年前就看到了这个病毒。不仅如此,他的基金会还做出模型模拟病毒在全球扩散的情况。他在世界各地奔波,求见各国政要,试图唤醒大家对将要来临的病毒大流行的重视。据说他对默克尔的评价最高,认为在世界领袖中,默克尔是对他的呼吁态度最诚恳的人。德国也的确重视,在早些年就做出了一整套相当完备的病毒抗疫行动方案。只是当新冠病毒在今年二月底真的抵达德国时,这里的人竟一时忘了抽屉里还有这么一份文件。谁能想到,比尔盖茨五年前的“耸人听闻”会变成现实呢?听着狼来了的故事长大的我们,从来都是不信狼会来的。
 
比尔盖茨带着他非凡的远见在世界上孤独奔走多年后,新冠病毒真的攻陷了全世界。恰如他担心的,我们都没有准备好。他预见到了这么多,恐怕只是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疫情阴谋论里的男一号,而且还是他的美国老乡亲手编的剧本。
 
如果不想跟信了阴谋论的朋友绝交,该怎么办?我们往加拿大去了一封邮件,建议为了友谊,我们双方的交流是否能够永远搁置疫情和比尔盖茨这两个话题?几个小时后,朋友的回信叮当一声进了邮箱。“举双手赞成,”他写道,“让我们回到从前。请看我儿子和孙子今天出海钓的大鱼!!”附件里的照片,完全对得起他打出的两个惊叹号,那条从海上捕到的三文鱼被他儿子拎起来,比边上站着的小孙子还高出了一个鱼头。
 
(加拿大朋友寄来的照片:钓到三文鱼的父子俩)
 
这才是我们热爱已久的生活。
 
 
 
 
 
 
 
 
 



推荐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