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带上美食美景去抗疫

王竞德国记疫|带上美食美景去抗疫

汉堡时间 5月9日
 
德国进入了一本正经的抗疫“新常态”阶段,与此同时,在郊外的田野上,油菜花铺天盖地地怒放了。古老的橡树站在油菜花田边上,像守望者。它们孤独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有人驱车而来,专门为观赏它们。新常态下,我们可以为不必要的事情出行了,比如看花。
 
(北徳风光:老橡树和油菜花田)
 
“新常态”并不好拿捏。一方面把生活倒回过去,因疫情而关闭的学校、幼儿园、餐厅、酒店、商场、游泳池、音乐厅和博物馆等公共空间全部重新开张; 另一方面,病毒依然存在,大有逍遥法外的自得感。坐上这趟回程车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小心地保持着社交距离。
 
病毒专家的声音还在警告,病毒将对人类发动“第二轮”进攻,日期定在今年的秋冬季。这个警告尽管严肃,可不小心带上了某种暧昧,似乎在暗示我们要比以往更尽情地享受今年的春光和夏日。也许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应该用实际行动写下这么一句歪诗:在残酷的秋冬到来前,我们尤其热恋过此生?病毒学家看不起这些多愁善感,又补充了一句:也说不定到了秋冬季节,我们就有了对症的药。
 
纽约时报把各国当前的紧紧松松形容成一个露天试验场,从亚洲到欧洲,从美洲到非洲和大洋洲,地球人都是奔跑其间的小白鼠,在病毒肆虐与社会生活中,通过试错来发现平衡。我走上我家附近的这条老街,它由一栋栋数百年的老房子两边镶嵌着,从西向东蜿蜒伸展,好像一条还没有被现代化人工拉直的河道。这里是汉堡东南区最繁华的步行街,男女老少都出来了,跟从前一样,又跟从前不一样。每个人身上都多了一样东西:口罩。口罩分别出现在以下不同的几个身体部位,按出现频率由高往低排: 1,手上,有的人走路时用手拿着口罩甩着走; 2,下巴上,有的人把口罩从口鼻处拉下来,包住下巴,但可以根据情况随时上提; 3,单耳,有的人为了解放双手,把口罩悬挂在一只耳朵上,随风飘扬; 4,脸部正中,有的人规矩地用口罩蒙住口鼻。第四种情况在街上少见,但进商店是必须。
 
激烈争论了两个月的“口罩与东西方文化之差异”早就烟消云散了。谁都不要在病毒面前矫情。此外,德国终于有口罩卖了,从中国进口加自产。个性化的口罩也随处可见,由奶奶、大姨或女友手工缝制,针脚笔直,只是效果可疑,看上去总像是牺牲了家里的某条内裤、被单或桌布。怎么说呢,口罩成为时尚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
 
就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带着亦幻亦真的心情步入了新常态。
 
我烤了一款罂粟籽蛋糕,吃之前,照例发朋友圈共享。罂粟籽?众口惊呼,以为我被病毒闹得要自暴自弃了。我这才发现,罂粟籽堪比口罩,有引爆一场文化差异厮杀的风险。罂粟籽深蓝色,比芝麻粒还小,烤面包和烤蛋糕的时候,是德国厨房里的一味常用食材,就像咱们用芝麻那样随意。虽然都是罂粟这株植物上的产物,罂粟籽实实在在是个纯良的孩子,与鸦片毫不相干。它无毒,也没有兴奋作用,含有营养丰富的微量元素,在新冠时代是否还能增加免疫力尚未可知。我喜欢罂粟籽含蓄的香气,嚼起来牙齿间有一种活泼的弹性。因为罂粟被鸦片污名,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罂粟籽在国内的待遇问题。尽管不是中华美食里的常用食材,中国海关并不禁止游客的箱子里装上它。
 
(竞式罂粟籽蛋糕)
 
可惜在新常态下,中德之间的正常航线还没有开通。如果我把一包罂粟籽放进旅行箱,打算回国馋馋对美食欲念无休的朋友们,还不知这些罂粟籽要在箱子里大睡多久。
 
附:竞式罂粟籽蛋糕做法
 
蛋糕的天和地:
 
面粉 150克
白糖 150克
黄油 150克
鸡蛋 一个
 
做法:把鸡蛋的蛋黄蛋清分开,蛋清单独装到一个小容器里。然后把蛋黄、黄油、白糖和面粉一起搅拌,可以加稍许牛奶,等整个面团呈分散的粗颗粒状,就搅拌好了。把一半的面团铺在蛋糕模具26-28厘米直径的底部,用手掌压平实,就做好了蛋糕的底部,完成了地的布局。剩下的一半面团保持粗颗粒状,放进冰箱,之后用。
 
蛋糕的中间是罂粟籽粥:
 
罂粟籽 200-300克
香草布丁粉 两包,共54克
牛奶 750毫升
白糖 1汤勺
 
做法:小火加热牛奶,放入香草布丁粉搅拌均匀,液体变浓稠后,再倒进罂粟籽和一勺糖,继续搅拌一分钟,关火。把蛋清打硬,一勺一勺放进热的罂粟籽粥里,用勺子拌匀,增加蓬松感,罂粟籽粥就做好了。
 
完结篇:
 
把流状的罂粟籽粥全部倒进蛋糕模子里。从冰箱取出呈粗颗粒状的面团,均匀地撒在罂粟籽粥上,完成了天的布局。
 
烤箱开175度,蛋糕烤60分钟。等天变成金黄色,罂粟籽蛋糕就烤好了。从烤箱里拿出来,放一个小时,自然凉了再吃,否则会烫舌头。
 
罂粟籽蛋糕成品
 
 
 
 
 
  



推荐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