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竞 > 王竞德国记疫|中德科学家同时发现了儿童的双重风险

王竞德国记疫|中德科学家同时发现了儿童的双重风险

汉堡时间 4月30日
 
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发现他们集体忽略了一件大事。他们把孩子们忘了。
 
忽略了对这个年龄阶段的深入研究,使得社会生活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在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孩子们不仅不能去幼儿园和上学,很长时间内甚至连家门都不许出。德国宽松一些,孩子们可以每天跟大人出去散步,可是所有的儿童乐园都关了,秋千、滑梯、平衡木和跷跷板寂寞地闲在风中,沙坑里也不见了小小土木工程师和永不知疲倦的搬运小工。在公园里和社区的公共空间中,儿童乐园随处可见,这里本来是极受欢迎的社交场所,家长们三三两两交流育儿心得,孩子们奔跑玩耍,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聚人气的地方也是病毒所爱,德国的每个城市都以抗疫之名,用建筑工地的胶条把儿童乐园围封起来。谁违规,罚谁款。
 
单亲家庭中的父亲或母亲要一边居家办公,一边24小时照顾居家玩耍的孩子,几近绝望。柏林有位单亲妈妈做饭的时候竟然忘了开电磁炉,因为她在平底锅里翻搅的时候,还要同时哄孩子和完成跟客户约谈的资料准备。等孩子饿得大哭不止时,她才发现锅里的饭菜全没熟。她只好拧开电磁炉,一顿饭做两次,跟客户约好的视频会议推迟到了晚上孩子睡熟后。
 
即使在双亲家庭里,对孩子的家暴也可憎地上升了。大人不能总玩孩子的游戏,孩子不能总迁就大人上电脑和刷手机。大人和孩子五六个星期无间歇相处下来,神经都蹦到了极限。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们,平时过着很规律的生活,尤其是进餐时间和营养搭配都有保障,和同龄人的玩耍也是孩子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好朋友不在多,在于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好朋友。现在为了抗疫,家庭和家庭都遵守网络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小小孩不明白,好朋友怎么变成了平板上的一张脸,怎么就不能一起玩。此外有报告说,新冠疫情暴露出很多年轻的德国家长不擅长做饭,连煮个土豆是否削皮都拿不准。大人孩子都在受罪。
 
这股怒气必须撒在政府和科学家身上。当默克尔4月17日宣布戒严五周后微松动的时候,她提都没提幼儿园和小学的开学事宜,更别说给出一个时间表。她是一个没有孩子的人。所有被孩子折磨得精疲力竭的家长,都觉得受到了政府的漠视,充满被社会抛弃的愤慨。很多记者也是家长,这些天来媒体上对开学开园的呼声一浪高出一浪。大家都知道目前的局面很难继续忍受下去,可又困惑,万一开学开园了,是否会害了自己的孩子?这种不确定性把痛苦再次升级。
 
儿童被新冠病毒传染的危险系数到底有多高?儿童如果被感染上病毒,他们把病毒传染给他人的几率又是多少?如果能确切回答这两个问题,家长和政治家在开学和开园问题上就有了科学依据。然而,对这个群体的有规模和有可比性的系统研究在世界各国都十分缺乏。关于儿童在新冠病毒中扮演的角色,科学家到目前为止只做了些零星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却互相矛盾。“我们的确忽略了对儿童的研究,”德国的权威病毒学家多士顿在上周承认。
 
这是个低级错误吗?为什么全球的科学家会共同忽略这项研究?这个病毒排山倒海般地冲击了全球,老人和基础病患者首当其冲,这两类人是最需要被保护被救治的人。如果说,老人和基础病患者占据抗疫的一极,那么,儿童则站在疫情的另一极 – 一个几乎没有被袭击的一极。根据德国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在德国确诊的新冠病例中,四岁以下的儿童占比不到1%。而且,即便被感染,绝大部分儿童患者的症状表现十分温和。这也许就是儿童至今没有成为研究重点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当成人出门做核酸检测的时候,他们不会带上自己的孩子,给孩子平添被感染的风险。孩子被检测的几率也远远低于成人。各国科学家还达成了另一个模糊的共识,即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儿童大多数是无症状感染者。就德国目前的核酸检测而言,几乎全是有了症状的人才被允许做检测。儿童也因此被排除在外。
 
本周二,4月27日,多士顿在他的新冠音频节目中谈到,孩子在科学家眼里几乎是个谜,我们关于孩子在新冠疫情中的角色知之甚少。在普通流感的实验室研究中,儿童咽拭子的病毒测试浓度是成人的一万倍,这意味着孩子是很强的流感病毒传染者。这也能部分解释,幼儿园里为什么一病病倒一大片。那么,儿童在新冠疫情中也是一个超级传染者吗?儿童本身又是一个易感人群吗?这些研究可惜在疫情高峰期都无暇顾及,在疫情稍微平稳后又做不了了。学校和幼儿园都关闭了,除了家庭内部接触传染这样一种可能性,自然的传播环境不存在了。“瑞典还有自然传播环境! ”节目主持人插话道,“瑞典至今都没有关闭幼儿园和学校,请问您读到过瑞典的数据吗?”多士顿回答的语调充满遗憾,他还没有读到瑞典同行的任何相关研究。
 
也许就是在这个交流的瞬间,多士顿灵机一动。他接下来说,实验室的角度虽然有不少局限性,但是,在研究成果奇缺的情况下,他和他的同事将以最快的速度提供一份报告,解释儿童新冠感染者咽喉部位的病毒浓度与成人的异同,是否像流感那样存在一万倍的差异。
 
病毒浓度的高低决定了感染他人的几率以及被感染后患者病情的严重程度。若能了解儿童新冠患者咽喉部位的病毒浓度,就能回答儿童对他人的感染风险有多高。
 
两天后的今天,我们就获知了多士顿团队的研究结果。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结果:在新冠病毒传播上,儿童对他人的传染性和成人相差无几,因为他们咽喉部位的病毒浓度和成人差别不大。好消息是,儿童至少没有大于成人的浓度,这明显区别于他们在流感病毒上的表现。
 
多士顿团队从27日周二下午开始,开展了一场闪电战。他们汇集了柏林夏利特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从一月份到4月26日做过的全部阳性核酸检测数据,按照年龄组分类,0-6岁37人,7-11岁16人,12-19岁74人,20-25岁267人,26-45岁1247人,45岁以上2017人,共3712例。他们得出结论是在周三中午,也就是昨天4月29日。整个团队花了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学术论文的撰写,并把它第一时间发表在研究所的网站上。傍晚19:54分,多士顿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了这个结论和论文链接。一时间,全球数千名科学家对此开展了讨论。这就是多士顿的风格,为了和病毒赛跑,重要的研究数据与结果,他从来不等专业刊物发表就第一时间与各国同行分享。
 
(多士顿团队4月29日发表的研究)
 
就在这天晚上,他看到Science(《科学》)刊物上发表了一篇中国科学家的论文。他太累了,没有马上读。今天早上起来,在做音频节目前,他首先仔细读完了这篇由上海复旦大学领衔做出的研究报告。我听出多士顿声音里的激动和赞赏。他是一个在学术上极其严格挑剔的人,对这篇论文却几乎没有批评,只有肯定。他详细地梳理了这篇论文的研究方法,从核酸检测数据到家庭接触史研究产生的数据纠偏,一步步都设计精良,有理有据。多士顿的评语是,他认为这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扎实可信,为目前急需的儿童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证据。
 
(上海复旦团队4月29日在《自然》刊物上发表的论文)
 
如果说,多士顿在4月29日发表的研究结果回答了孩子是病毒传播者的问题,而且孩子的传染性跟大人应该没有本质差别,那么,发表在同一天的来自上海的研究成果,则回答了我们想了解的另一个问题: 孩子受感染的几率是多少? 答案让我们大松一口气—— 孩子受新冠病毒的感染几率只有成年人的三分之一。
 
意大利诗人但丁早在14世纪就说过,被赶出伊甸园后,人类保留了三样属于天堂乐园里的东西:星星、花朵和孩子。
 
 
 
 
 
 



推荐 128